如果一个人自自由自在地享受自我,那她就不会意识到她是单独的,一个炫耀享受孤独的人一定是孤独的

 

想清楚要怎么对待周围人的成绩 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事

 

死亡存在的意义会不会就像是一个学期中的一个quiz 在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为漫长人生中 需要这样的存在来提高效率 毕竟我们都不想交白卷 而在这个quiz之后 是继续这样的人生 是看似无尽的其他这样的学期 还是毕业?

 

2016.1.31

雪啪啪的打下去 袅袅升起的汽车尾气像是热水余留的蒸气 在隔了层雾的闪啊闪的尾灯之后 发出嗤嗤的焦烫声 车子的门就在这片灯光闪烁的静谧无声中 咣当一声打开 红帽子和黄帽子就这样一前一后缓缓的踏上车

2016-01-31 /
标签: 这一百天
 

我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心态参加一个无关痛痒的会议,同样因为毫不在意而输掉这场会议。输掉的挫败感再也不是无关痛痒。我习惯性的将我的每场失利归咎于我的模样,我所无法伪装的姿态,我的愚鲁与单纯。但无数场这样的失利让我的理智清楚,任何一种浮于形式都无法长久,节奏,表情这些只是载体,皮囊之下的灵魂是我永远无法学会的东西,而他们超越形式,厚重持久。

 

开始觉得奇怪 弦乐出来带上鸡皮疙瘩

 

总不敌她的细腻敏锐以及镇静 所以失去她也是理所当然

 

第一次体会到与众人对潜藏在生活底下问题三观剧烈冲突的痛苦感 嗷——

 

有时候羡慕别人 羡慕着就觉得大家都各求所需,有什么好羡慕的呢!恩?

 

剃个光头,在不要命的一年里顺顺当当,等2015到来。

1/4
1
 
2
 
3
 
4
 
© 留白|Powered by LOFTER